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我的工作> 【心理咨询师成长记录】:与留守儿童...

【心理咨询师成长记录】:与留守儿童父母亲说说孩子
来源:本站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5-1-23 13:55:59




与留守儿童父母亲说说孩子

——一位心理咨询师的成长手记

    心理工作室刚刚开始试运营才几天的时间,我接到一个父亲的求助。父亲杨为(化名)说14岁的女儿小雪(化名)学习有畏难情绪,自觉性差,有大人监督还好,主要是还爱撒谎,希望孩子能来做咨询。 2014年的最后一个周末,父亲带着孩子如约来找我。面对工作室开业后的第一位来访者,作为咨询师的我有几分紧张的。伴随着楼道传来的上楼脚步声,父女俩说话的声音同时入耳。我暗自思量着,这会是怎样的一对父女呢?似乎是很和谐、也比较亲密的亲子关系。
    大约半分钟的时间,父女两人出现在我的面前,父亲严谨干练,女儿文气又安静。简单的寒喧之后,咨询师问小雪,“知道今天爸爸带你来做什么吗?”,小雪淡淡的笑着摇了摇头。这时父亲对女儿说,“小雪,你跟老师聊聊天,没有什么,就聊一下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不用担心”。小雪含蓄笑着点点头,咨询师请父亲到书房稍坐。 在另一个房间,咨询师微笑着告诉小雪,“我们今天就是随便聊一聊,有什么不开心或是小心事,都可以跟我说一说,可以吗?” 小雪的笑容似乎开朗了些,她点点头,说“我不知道要说什么”。 咨询师:“随便说点什么都可以,比如学习呀,和爸爸妈妈的小矛盾啊~~!” 然后,小雪开始从学习讲起。
    小时候,爸爸妈妈在外地工作,她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还有姥姥姥爷照顾。因为成绩不好,爸爸妈妈就回来陪了一段时间,学习就赶上来了。后来爸爸妈妈曾带她一起去了外地,那时候学习也还可以,可是最后还是把自己送回来了。小学时还好,上初中之后就觉得数学和英语有困难。小雪手里捧着玻璃杯,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,一边不时的拿眼睛看扫一下咨询师的神情。咨询师发现小雪常常会从一个话题跳转到另一个话题,似乎不太愿意谈及生活中的问题,而话题的跳转似乎都与咨询师的回应有关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咨询师和小雪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学习中遇到的困扰及以学习的经验,并肯定了她的一些学习方式和经验。渐渐地小雪放松下来,眼看一小时的时间已经到了,咨询师看了下时间,小雪的话却连绵不断,似乎并不希望在此刻结束。
    接着,小雪说到了有时候在家里写作业时间长了,会在本子上用力的乱画;在学校,当同学小组中的成员不交作业的话,她会很生气,但是情绪会很快过去。咨询师建议学习长了累了,可以自己活动一下,比如喝杯水或是伸伸懒腰,小雪表示这样会让妈妈觉得自己没有专心学习,有时候妈妈会吼。当小雪说,自己偶尔还会被打,咨询师感觉非常惊讶,却没有流露出自己的感受。
    这时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,因为新工作室的书房没有空调,咨询师担心穿着单薄的父亲感冒,所以结束了和小雪的交谈,要小雪在书房等候,请她父亲过来坐坐。 父亲与急切问咨询师,“怎么样?有没有说到什么问题?”,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。作为咨询师来说,孩子的问题都与父母有关,而父母却总认为那只是孩子的问题。从父亲急切的问话中,我感觉到的,是对孩子颇高的期望和相当的不满意。我试着先从接纳孩子目前的状态入手,希望父亲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压力。父亲反复提到“孩子现在很糟糕”,“在父母的监督下会好一点”,当我反馈给父亲,说自己听到“糟糕”和“监督”这两个词的时候,心里是很难过的,父亲却激动地表示,“我还没有用到‘一无是处’这样的词呢!”这时候,作为咨询师的我,明显的出现情绪,就是对作为孩子父亲的杨为不满意。并对他表示,无论怎么样,都不应该对孩子有过激的行为。这时候,父亲杨为坐不住了,急着起身告辞。 临出门时,父亲表示,是否继续咨询,要看孩子的意愿。
    尽管孩子在父亲的背后给了咨询师一个坚定信任的眼神。在孩子和父亲离开以后,我静静地坐了一会,思量着父亲应该不会再带孩子过来了,这是一个已经注定脱落的咨询案例。作为新手咨询师的我反思自己:为什么会对父亲杨为有情绪? 在与一位资深心理老师的交流中,我讲到了这个案例。他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你接纳孩子的父母了吗?”这是一个值得我深思的问题。父母已经很不容易了,他们尽他们最大的努力,让孩子尽可能过得更好,他们所有的付出,我都没有给出肯定和支持,只看到了他们做得还不够的地方。两天后,我写了下面这篇日志,给孩子的父亲设置了阅读权限,借孩子的语气,说着自己应该说而没有机会说出的话。

爸爸妈妈,为什么我会“撒谎”

    亲爱的爸爸、妈妈:
     作为你们的孩子,我是骄傲的。十多年前你们为了给我一个美好的未来,远离家乡外出打工,让我现在有了更好的生活环境。当我上小学的时候,因为成绩不理想,你们专门从外地回来照料我,给我辅导功课,也曾克服种种困难将带我在身边,好让我感觉到有一个完整的家。爷爷奶奶很疼我,给我很多的宠爱,让我衣食无忧,可是当我有心事时却无人可诉,当我困惑时却无人开解。终于,我等到你们都回来了,我又有了一个温暖又温馨的家。
     爸爸、妈妈,我知道自己学习不是很理想,尤其是数学和英语。上小学时,学习靠老师和家长反复的讲解和练习,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教学方式,所以成绩还不错。上初中以后,更多的要靠自己去理解和记忆,学会分析和思考,在这样的一个过程,我难免会让你们操心和着急。 爸爸、妈妈,我是一个刚进入初中的女生,身体和心理都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折期,我的身心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我的感知能力更强了,更细腻却也更脆弱,我需要得到你们贴心的照顾和抚慰。
    爸爸妈妈别骂我,爸爸妈妈别打我!我是多么希望,做一个让爸爸妈妈满意的好孩子,有优异的成绩。 可是,没有人告诉过我,如何去提高记忆力,如何提高学习的效率。每当我看着让自己有些头晕的数学题却找不到思路时,就只能发发呆了。这样的时候,我希望爸爸妈妈能允许我多一点自由,休息和调整状态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。学习题目的答案不再是去搜寻记忆,而是整理思维的过程。爸爸、妈妈,请给我一点时间,用简单的活动和休息来转换思路和过渡状态。相信我,你们的孩子不是不聪明,只是有一点点晕乎乎的感觉。
    爸爸妈妈别骂我,爸爸妈妈别打我!我是你们的孩子,一朵正在含苞待放的花朵,需要温柔的呵护、体贴的抚慰。在过去十几年里,我已经努力让自己过得快乐些,虽然你们没在我身边,给我做饭,陪我聊天,教我如何去面对生活。乐天的性格,是我应对困难的方式,我没有撒谎!只是,你们都希望我是优秀的、出色的,我也在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、变得出色些,但面对你们那么高的期望和那么多的要求,我真的无所适从。 爸爸、妈妈,为什么你们对我有那么多的不满意?我害怕你们发脾气,害怕你们的严厉。什么是你们允许的,什么又是你们不能接受的呢?长年的两地相隔,让我们父女/母女之间,产生了那么多的不了解和不相任。
    爸爸妈妈,我该如何才能取悦你们呢?  

后记:  

      对于留守孩子,他/她们在幼年期由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隔代抚养,父母长期不在身边,当他/她们进入青春期,与父母团聚后,难以建立亲密信赖的亲子关系。父母不理解孩子为什么不像自己期望的那样,孩子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与父母良好的相处。这可能是现在这个时代普遍存在的问题,孩子感到茫然,父母深受困惑。而作为父母,我们应该如何来面对和处理这样的问题呢?在这个案例中,可以看到,孩子在父母的挑剔和不满意中,缺乏安全感,总是试图转换合适的话题来取悦咨询师,害怕会面对咨询师的挑剔和质疑。 建立亲密和谐的亲子关系,首先需要父母调整心态,去接纳孩子现在的样子。孩子永远是无条件的爱着父母,而父母却很难做到对孩子的爱无条件。

有条件的爱:

     “如果你是让我满意的好孩子,我就会爱你、信任你、支持你,否则我如何能信任你、支持呢?";
     “我那么爱你,为什么你却不是我所期望的样子呢?”;
     “如果你是这样让我失望,还能要求我不对你发脾气,表达我的失望吗?”

无条件的爱:

    “无条件的被爱,是我们每个人内心最深沉的渴望!”;

     “人的生命中最大的幸福就是,确信自己是被爱的,尽管我们是这样不完美的人,却依旧被爱!”

爱的表达:

        很多父母认为对孩子的责备,是因为爱之深责之切,殊不知,对于孩子来说,他/她体验到的是不被接纳和有条件的爱。而此时的父母,需要更多的觉察自己的感受和情绪,你的焦虑真的是因为孩子的错误吗?还源自于对自己的不满意而产生的对未来的焦虑呢?真正需要成长和改变的是父母,父母的接纳和改变,才孩子会有改变的可能。


作者:   贺 巍    (武汉春暖花开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咨询师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武汉春暖花开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鄂ICP备11014809号

地址: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东亭彩城大厦1307室 电话:027-88861520

技术支持:谷里科技

文化石
OA办公系统
武汉网站建设
武汉租车

技术支持:谷里科技 技术QQ:444522909